但是为何要说他的人脉不如单雄信呢,在上述这些剧目中唱阳台显然是错误的

李多奎先生在四郎探母中扮演佘太君时唱的是:—你二哥短剑下他命赴阴台。周信芳先生在扫松下书中也唱命赴阴台。当前有一些名演员偏偏要唱;你二哥短剑下他命赴阳台。在锁五龙中,扮演单雄信的多数演员也唱:—情愿一死赴阳台—。近来在少儿京剧赛中几个演单雄信的儿童也都是唱:情愿一死赴阳台。

人脉不如

在潘侠风先生主编的《京剧集成》中单雄信的唱词是—情愿一死赴泉台。在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主编的教材中,单雄信的唱词是:他劝某降唐某不爱,我一心只想坐龙台。

秦琼,也就是秦叔宝,素有小孟尝之名,喜交八方之友,按理说,人脉应该是极广的,但是为何要说他的人脉不如单雄信呢?

根据战国楚.宋玉著高唐赋序中所载:楚王与巫山神女朝朝暮暮在阳台之下欢会。后来阳台即指男女欢会之所,现代语中把楼房之外的小平台也称阳台,因此可以说阳台已经成为一个特定名词,不能随意引申解释为阳间,在上述这些剧目中唱阳台显然是错误的。京剧演员必须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才能受到青少年观众和知识分子的欢迎。

但是为何要说他的人脉不如单雄信呢,在上述这些剧目中唱阳台显然是错误的。这里我们首先要说一下,单雄信在认识秦叔宝之前,是一个绿林好汉,何为绿林好汉,就是劫富济贫的强盗,而此时的秦叔宝,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官差。官差的交友应该是比较广的了,不然秦叔宝也不会有小孟尝之名,但是与绿林好汉比起来,实在是还差了一点。当时的单雄信明里是员外,暗中却劫富济贫,能在官府和强盗之间游走,手段口才都不弱,认识的人肯定也多,黑的白的都会有,秦叔宝刚涉世不深,就这一点来说他就是比不上单雄信的。

泉台也称郎台,是春秋时鲁庄公所筑建。后来把泉台专指墓穴及阴间,因此,最好唱泉台,唱阴台也可牵强附会。如果京剧演员毫无根据地坚持不改,仍然要唱阳台,就显得太无知了。把错误的东西教导儿童,岂不误人子弟?

另外,单就秦叔宝卖马的时候,单雄信已经知道了山东济南的小孟尝这个人,只是不知道他的长相,而秦叔宝还不认识单雄信这一点来说,单雄信的信息来源是广的,信息靠什么收集,当然是人脉啦!

还有王伯当这个人物的出现,无论是《隋唐演义》,还是《说唐》中,单雄信认识王伯当都比秦叔宝来得早,甚至,单雄信与王伯当已经相交多年,秦叔宝才认识王伯当,不得不说,即使是小孟尝,也有不能交尽天下友的时候。所以,从这些来看,秦琼的人脉确实要略输一筹的。

但是无论谁的人脉广,谁的人脉稍微落后一些,这二人都是广交天下友的人,二人的名气也是早已为江湖人所称道了。

秦琼避战玄武门

改变了整个中国历史格局的,无疑会被载入史册,也会被后人拿出来反复研究,但是就是在这场影响世界的战争中,我们找不到秦琼,也就是秦叔宝的身影,在玄武门病变的众多疑点中,这实在是最令人好奇的一个,毕竟,秦叔宝跟随四下争战,为李世民拿下半壁江山,没道理缺席这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战!

而且玄武门之战,是李世民与其弟兄的决战,作为李世民盔下最骁勇善战的猛将,他的缺席让人匪夷所思。玄武兵变沧桑,是一场骨肉相残,兄弟相杀的历史悲剧,我们总会因为后来的大唐盛世而忽略玄武门兵变的血淋淋的事实,我们知道的是死了,死了,我们不知道的是李建成和李元吉所生的十个孩儿和他们的家眷也全部都死在了玄武兵变下,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

那一天的秦叔宝不像是平时战场上的战神,更像是被逼着杀人的傀儡。我们知道秦叔宝是最讲兄友弟恭,父子纲常的人。他与莽汉不同,和尉迟敬德也不同,他的内心还是有伦理纲常的,他深知玄武门兵变是实现秦王李世民帝王野心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但是代价却是杀掉了所有的亲人。秦叔宝是下不了手的,众人都在为了功名而杀戮造业,秦叔宝知道自己追随秦王,这一战不可避免,所以只能尽量少杀,甚至不杀。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在最后的论功行赏中,秦叔宝的封赏是最少的,万户侯亦换不来内心的平静与安宁,仅此而已。

秦琼起解

秦琼起解是京剧里的一段,起解我们大概都知道,就是提审的意思。我们常看到电视剧里某位英雄犯了事,要被押送到另一个地方再受审,押送途中会一直带着枷锁或者镣铐,这就叫起解,我们最长听到的的就是苏三起解。

那么秦叔宝为何起解呢?这事要从头说起。

秦叔宝自幼习武,使得刀枪,耍得棍棒,京剧唱词里也唱他“马踩黄河两岸,锏打山东三州六府一百单八县”,可见他本领之高,可是他空有一身本领,只是在历城县做了一个小官吏。一次,历城县的县令徐有德交给秦叔宝一份差事,要他将一份公事送到山西潞州天堂县。秦叔宝在经过皂角林的时候误伤了人命,更重要的是他误了晋王的好事,所以才会被陷害要以命抵命,被判了死罪。他的好友单雄信为了救他,挥洒万金周旋于官府之间,终于为他买通了罪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秦叔宝被问响马犯,被充军发配,目的地就是北平府。

秦叔宝将家中老母交给了自己的好友单雄信,就这么上路了。押解秦叔宝的两个公差,一个是金国栋,一个是童佩之,二人虽然身在公门,平时却与秦叔宝,单雄信等人私交甚好,现在秦叔宝与金国栋,童佩之一起上路,相当于三人游山玩水。

当然了,虽说是游山玩水,秦叔宝却免不了愤懑,也因此埋下了反叛之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