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藏翡翠珠项链 1.9亿港元落槌,来自传奇名媛及着名收藏家芭芭拉·赫顿旧藏之天然翡翠珠项链

十九世纪末,满清政局动荡,部份内庭珍品流落民间以至海外,并被重新设计成为各式珠宝。这条项链上的翡翠珠子来历就如不少失落的珍宝一样无从稽考,但这27颗翡翠玉珠确实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已经出现于欧洲并被卡地亚制成项链,其必须先经过漫长旅程,由中国远渡重洋被运抵西方,再经过卡地亚一连串的严谨工序,包括设计、配料到打造成高级订制珠宝,制作定必经年;加上玉珠表面完美的打磨,凡此种种均显示这27颗翡翠玉珠极有可能是来自清末宫廷。

至于翡翠玉珠原物主的崇高身份,从其品质亦可见一斑。上乘的“老坑”翡翠多产自缅甸中部的帕敢矿区,作为贡品传入清皇室后备受清室历代帝皇及皇后钟爱,成为尊贵身份的象征。宫廷各式翡翠饰品当中,“朝珠”乃供清代皇帝及五品以上大臣上朝时佩戴,代表了物主尊贵的身份及地位。2010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条翡翠珠链上共30颗直径由13.40至13.30毫米的翡翠玉珠,正是来自满清的朝珠,乃清末民初时印尼华商黄仲涵从以收购前朝翡翠着名的北京商人铁宝亭处购入。与之相比,这条来自芭芭拉赫顿旧藏的项链上之翡翠玉珠,无论色泽、质地、水份和大小,均比黄仲涵的朝珠项链有过之而无不及,足见其原拥有者无上尊贵的身份。

图片 1

图片 2

“亿万宝贝”芭芭拉.赫顿(BarbaraHutton,1912–1979)──情倾翡翠的西方名流

传奇名媛芭芭拉赫顿是美国零售业巨子Frank Winfield Woolworth
的外孙女,她是少数以钟爱及收藏翡翠而闻名的西方名流之一。人称“亿万宝贝”的芭芭拉.赫顿在21
岁时已是全球其中一位最富有的女士,叱咤上流社会,一生绮衣灿烂,钟鼓馔玉,品味高尚优雅,其收藏包括着名珠宝品牌的珍贵订制精品,以及极为显赫的皇室贵族珠宝,当中包括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佩戴过的天然珍珠项链等。

典雅秀气的珠链乃翡翠首饰中最受青睐的经典款式之一,由古至今皆深受显贵名流喜爱,慈禧太后、蒋介石夫人宋美龄,以及品味中外闻名的民国外交家顾维钧夫人黄蕙兰等均是当中佼佼者。

芭芭拉藏翡翠珠项链 1.9亿港元落槌

至于翡翠玉珠原物主的崇高身份,从其品质亦可见一斑。上乘的“老坑”翡翠多产自缅甸中部的帕敢矿区,作为贡品传入清皇室后备受清室历代帝皇及皇后钟爱,成为尊贵身份的象征。宫廷各式翡翠饰品当中,“朝珠”乃供清代皇帝及五品以上大臣上朝时佩戴,代表了物主尊贵的身份及地位。2010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条翡翠珠链上共30颗直径由13.40至13.30毫米的翡翠玉珠,正是来自满清的朝珠,乃清末民初时印尼华商黄仲涵从以收购前朝翡翠着名的北京商人铁宝亭处购入。与之相比,这条来自芭芭拉·赫顿旧藏的项链上之翡翠玉珠,无论色泽、质地、水份和大小,均比黄仲涵的朝珠项链有过之而无不及,足见其原拥有者无上尊贵的身份。

图片 3

香港苏富比:芭芭拉·赫顿旧藏天然翡翠珠项链亮相拍场

据悉,项链上27颗相信来自清末宫廷的翡翠玉珠来源显赫,颗颗瑰丽非凡,项链本身则辗转流传于西方上流社会,被誉为拍卖史上最贵重的翡翠饰品。项链上的27颗“老坑”翡翠珠子相配绝伦,郁绿柔亮,直径由19.20毫米至15.40毫米不等,颗颗硕大,份量无与伦比,洋溢皇者气派,实为世间罕见之珍品;加上卡地亚镶配的红宝石镶钻链扣,充分体现了其逾百年来的拥有者之非凡身份和气度。

图片 4

拍卖史上最珍罕贵重的翡翠珠项链这条来自芭芭拉赫顿旧藏的翡翠珠项链乃1933
年她20 岁与乔治亚王子AlexisMdivani
成婚时,其父特意为她在卡地亚订制的结婚礼物,极具纪念价值。芭芭拉赫顿婚后一直将之细意珍藏,并选择了在21
岁生日派对上才首次佩戴并公开展示。此项链在Mdivani 家族珍藏逾50
年,直至1988 年才首次现身拍卖场。当年此项链以200
万美元天价成交,轰动一时,成为全球最高拍卖成交价的翡翠首饰。

左:来自传奇名媛及着名收藏家芭芭拉·赫顿旧藏之天然翡翠珠项链。右:芭芭拉·赫顿与丈夫AlexisMdivani于1933年摄于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颈上正佩戴着此翡翠珠项链。

慈禧太后、蒋介石夫人──宋美龄、顾维钧夫人──黄蕙兰

香港苏富比:芭芭拉·赫顿旧藏天然翡翠珠项链亮相拍场

典雅秀气的珠链乃翡翠首饰中最受青睐的经典款式之一,由古至今皆深受显贵名流喜爱,慈禧太后、蒋介石夫人宋美龄,以及品味中外闻名的民国外交家顾维钧夫人黄蕙兰等均是当中佼佼者。

图片 5

除了质量非凡的翡翠玉珠之外,此项链更体现了卡地亚上世纪初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装饰艺术风格,为人津津乐道。当时翡翠在西方国家崭露头角,部份高级珠宝商如卡地亚旋即在其创新的设计中倾注刻面翡翠的元素,表现出另一个层次的奢华。当时卡地亚为此串翡翠珠链设计了红宝石镶钻链扣,其简洁几何形状,和大胆的红绿颜色对比,充份体现了二十世纪初的装饰艺术风格,也凸显了翡翠优雅的韵味,瑰美动人;而红色在中国文化中象征吉祥喜庆,为这翠绿翡翠珠链锦上添花。

图片 6

十九世纪末,满清政局动荡,部份内庭珍品流落民间以至海外,并被重新设计成为各式珠宝。这条项链上的翡翠珠子来历就如不少失落的珍宝一样无从稽考,但这27颗翡翠玉珠确实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已经出现于欧洲并被卡地亚制成项链,其必须先经过漫长旅程,由中国远渡重洋被运抵西方,再经过卡地亚一连串的严谨工序,包括设计、配料到打造成高级订制珠宝,制作定必经年;加上玉珠表面完美的打磨,凡此种种均显示这27颗翡翠玉珠极有可能是来自清末宫廷.

图片 7

2014年4月7日,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举槌。其中,美国传奇“富三代”芭芭拉·赫顿旧藏天然翡翠珠项链以8800万港元起拍,1.9亿港元落槌。20年后,这件曾经两度被拍卖历史记录的翡翠珠项链再次让拍场内外为之疯狂,这件自今年2月苏富比公布将拍卖后就成为大家饭后谈资的翡翠珠项链也终于尘埃落定,以超出20年前近6倍的成绩成功易手,而这次不知又被谁有幸收藏。

除了质量非凡的翡翠玉珠之外,此项链更体现了卡地亚上世纪初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装饰艺术风格,为人津津乐道。当时翡翠在西方国家崭露头角,部份高级珠宝商如卡地亚旋即在其创新的设计中倾注刻面翡翠的元素,表现出另一个层次的奢华。当时卡地亚为此串翡翠珠链设计了红宝石镶钻链扣,其简洁几何形状,和大胆的红绿颜色对比,充份体现了二十世纪初的装饰艺术风格,也凸显了翡翠优雅的韵味,瑰美动人;而红色在中国文化中象征吉祥喜庆,为这翠绿翡翠珠链锦上添花。

追本溯源──相信是来自清末宫廷的翡翠玉珠

传奇名媛芭芭拉·赫顿是美国零售业巨子FrankWinfieldWoolworth的外孙女,她是少数以钟爱及收藏翡翠而闻名的西方名流之一。人称“亿万宝贝”的芭芭拉.赫顿在21岁时已是全球其中一位最富有的女士,叱咤上流社会,一生绮衣灿烂,钟鼓馔玉,品味高尚优雅,其收藏包括着名珠宝品牌的珍贵订制精品,以及极为显赫的皇室贵族珠宝,当中包括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佩戴过的天然珍珠项链等。

六年后,此项链再在香港上拍,成交价飙升至420
万美元,升价逾一倍,亦再次把翡翠首饰的成交价推至另一高峰。时至今日,此项链仍然被誉为拍卖史上最贵重的翡翠饰品。雕琢翡翠向来“以素为贵”,而浑圆晶莹的玉珠正能表现上乘玉质之美;此项链上的“老坑”翡翠玉珠正正有着如此素质,其颜色浓而不悍、柔而不薄、润而不腻,堪称郁绿柔亮,拥有令人屏息震撼的魅力。一般而言,成就一条上乘的翡翠珠链须切割比珠链本身多至三倍的珠子以供挑选,而若要质色均配,珠子必须源出于同一块原石,因此耗料极多,矜贵难得。由于娇好的“老坑”翡翠石材珍稀,体积往往不大,因此能打造的翡翠玉珠直径一般只限于5
至10 毫米,而此项链上的27 颗硕大的玉珠直径至少有15.40
毫米,最大的一颗更达到19.20
毫米,且颗颗浑圆匹配,如葡萄般晶莹欲滴,绝对份量惊人,洋溢皇者气派。

雕琢翡翠向来“以素为贵”,而浑圆晶莹的玉珠正能表现上乘玉质之美;此项链上的“老坑”翡翠玉珠正正有着如此素质,其颜色浓而不悍、柔而不薄、润而不腻,堪称郁绿柔亮,拥有令人屏息震撼的魅力。一般而言,成就一条上乘的翡翠珠链须切割比珠链本身多至三倍的珠子以供挑选,而若要质色均配,珠子必须源出于同一块原石,因此耗料极多,矜贵难得。由于娇好的“老坑”翡翠石材珍稀,体积往往不大,因此能打造的翡翠玉珠直径一般只限于5至10毫米,而此项链上的27颗硕大的玉珠直径至少有15.40毫米,最大的一颗更达到19.20毫米,且颗颗浑圆匹配,如葡萄般晶莹欲滴,绝对份量惊人,洋溢皇者气派。

“亿万宝贝”芭芭拉.赫顿(Barbara Hutton,1912–1979)──情倾翡翠的西方名流

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及珠宝部亚洲区主席郭进耀表示:“我们非常荣幸受委托于4月7日于香港举行的“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春拍中,呈献来自传奇名媛及着名收藏家──芭芭拉·赫顿珍旧藏之天然翡翠珠项链。链上的“老坑”翡翠玉珠份量惊人,玉质超卓,可谓上乘翡翠之典范,故项链被誉为拍卖史上最贵重的翡翠饰品实当之无愧。这条瑰美的翡翠珠项链蕴含了从中国清末,以至上世纪初西方上流社会的显赫历史,惊艳动人,必将引来众珠宝翡翠藏家激烈争夺。”

慈禧太后、蒋介石夫人──宋美龄、顾维钧夫人──黄蕙兰

图片 8

香港苏富比:芭芭拉·赫顿旧藏天然翡翠珠项链亮相拍场

香港苏富比将于4月7日举行之“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春季拍卖中,隆重呈献来自传奇名媛及着名收藏家——芭芭拉·赫顿(BarbaraHutton,1912–1979)旧藏之天然翡翠珠项链(TheHutton-MdivaniNecklace,预料成交价逾1亿港元/1,280万美元*),项链上27颗相信来自清末宫廷的翡翠玉珠来源显赫,颗颗瑰丽非凡,项链本身则辗转流传于西方上流社会,被誉为拍卖史上最贵重的翡翠饰品。项链上的27颗“老坑”翡翠珠子相配绝伦,郁绿柔亮,直径由19.20毫米至15.40毫米不等,颗颗硕大,份量无与伦比,洋溢皇者气派,实为世间罕见之珍品;加上卡地亚镶配的红宝石镶钻链扣,充分体现了其逾百年来的拥有者之非凡身份和气度。

追本溯源──相信是来自清末宫廷的翡翠玉珠

这条来自芭芭拉·赫顿旧藏的翡翠珠项链乃1933年她20岁与乔治亚王子AlexisMdivani成婚时,其父特意为她在卡地亚订制的结婚礼物,极具纪念价值。芭芭拉·赫顿婚后一直将之细意珍藏,并选择了在21岁生日派对上才首次佩戴并公开展示。此项链在Mdivani家族珍藏逾50年,直至1988年才首次现身拍卖场。当年此项链以200万美元天价成交,轰动一时,成为全球最高拍卖成交价的翡翠首饰。六年后,此项链再在香港上拍,成交价飙升至420万美元,升价逾一倍,亦再次把翡翠首饰的成交价推至另一高峰。时至今日,此项链仍然被誉为拍卖史上最贵重的翡翠饰品。

拍卖史上最珍罕贵重的翡翠珠项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