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认和蚂蚁结了个缘,智慧之舟》的旧课桌拍出25万元高价

图片 1

图片 2

旧课桌变艺术品拍出25万元高价

陈训勇

经画家之手,一张旧课桌亦可成为内蕴深刻的艺术品,并经慈善拍卖,拍出25万元的高价,所得善款将用于公益助学善举。近日,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里的陈训勇蚂蚁艺术作品慈善拍卖活动异常火热。

陈训勇《万众一心》198x180cm

记者了解到,这场慈善拍卖会的8件蚂蚁艺术作品均为陈训勇爱心捐赠,共筹得善款71.5万元。其中,一张名为《希望之船,智慧之舟》的旧课桌拍出25万元高价。慈善拍卖会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张旧课桌从河源市连平县山区的密溪小学搬运过来。画家陈训勇于今年6月在这张破旧课桌上作画,题材依旧是他最擅长的蚂蚁。完成作品后,他将作品命名为《希望之船,智慧之舟》。“我画的是切叶蚁,一种脚踏实地,有顽强精神的小物种。希望山区学校的孩子们能像它们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努力走出大山。”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陈训勇笔下的蚂蚁很小,但他在艺博会的展厅很大。200多平方米的展厅里,蚂蚁形象成为绝对主角。他说,每一个蚂蚁都是一尊佛,佛家倡导的是自利利他,而利他利族则是蚂蚁的灵魂。同样体现利他精神的还有其义卖作品,绘满蚂蚁的旧课桌,拍卖后款项将为山区小学添置新课桌。谈及艺博会,他直言,关键不在于你在展会上卖了多少画,关键在于你看到了什么,你可以接触到很高的艺术,也可以接触到很烂的艺术,很高的艺术对你有促进作用,很烂的艺术,你觉得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我就认这死理:默默耕耘

记者:您为什么会对画蚂蚁感兴趣?陈训勇:蚂蚁,很多人都玩过,我们当年,一群蚂蚁可以让我们蹲着玩一个下午。2003年的一个个展,我用很短的时间,去挖掘这个题材,就和蚂蚁结了一个缘。现在网上很多人叫我中国蚁王、水墨蚁王,这些我自己都不认,我只认和蚂蚁结了个缘。2003年结缘以后,一发不可收拾,2007年在中国美术馆办了蚂蚁专题展。很多人一开始说蚂蚁有什么好画的,结果看了以后,也承认是另外一种感觉。

我想用个比喻来说明,一张银行卡,具体有多少钱,你要到柜员机刷了才知道。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地方,有人喜欢在仕途上进取,有人喜欢做平凡的事情。我自己是从最底层做起来的,我17岁考进工艺厂,一切从零开始,一步步走到今天,中间没有跳板,没有背景。很多方面我不如人家,但是我就认这个死理,平平凡凡,默默耕耘。

记者:蚂蚁是不是您的自画像?或者说是您过往经历的一些再现?

陈训勇:每一个成功的人和正在成功的人的身上,都有蚂蚁精神。我们在荀子的《劝学》里头就有看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一个大富翁李嘉诚先生不是两天就能造就,一个大学者饶宗颐先生也不是一天能够产生。在我们生活中,只要你留意,到处都是蚂蚁精神的再现。比如买彩票,两块钱可以买一个大希望,其实也是蚂蚁精神的一种体现,蚂蚁的幸福是因为胃口小、容易满足,每天都可能有快乐。如果每张提价到20元甚至200元,买的人肯定不多。人世间的一切,包括我们的为人、我们向大自然的索取、我们在官场上的求索、在艺术上的进步,都必须尊重自然,一步一个脚印去做。一口一口可以把大象吃下来,但是一口吃不了一个大象。这些都是蚂蚁精神的体现,所以,让我感动,让我做了十年还是乐此不疲,就是这个原因。我很感恩蚂蚁给我的灵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利他利族就是蚂蚁的灵魂

记者:您说上善若蚁,蚂蚁之德还体现在何处?

陈训勇:我歌颂的是蚂蚁的义、礼、忠、勇、勤,用老子的上善若水和庄子的道在蝼蚁整合出了上善若蚁,即若蚁之勤,勤耕默耘;若蚁之力,力可移山;若蚁之忠,忠职守位;若蚁之礼,礼敬老幼;若蚁之聚,聚心拧绳;若蚁之义,义救危弱;若蚁之勇,勇者无畏;若蚁之魂,魂利族他;若蚁之衍,衍绵年年。你可以很卑微,但要有自己的尊严。芸芸苍生,各为生存而奔波,各为精彩而存在,蚂蚁小而不弱,微而不卑。在科技上有仿生学,在精神上的仿生学更值得让我们好好思考。

记者:您曾说过每一个蚂蚁都是一尊佛,为何会这么说?

陈训勇:佛家倡导的是自利利他,而利他利族则是蚂蚁的灵魂,它劳作是为了整个团队。因为自己太渺小,所以其存在的意义,只能依附于团队。蚂蚁曾和恐龙同一时代,但是恐龙走了,蚂蚁留了下来,这是大地的盛情,还是蚂蚁对自然的顺应?老子崇尚的道法自然,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我开了十几二十年的工艺品厂,深切明白一个团队的重要性,有再好的开发设计,没有好的营销不行,有大订单也要有人去做。整个团队才是真正成就事业的基础。此外,为了产品开发,我每年要去欧洲、美国考察市场,既是为了生意,也是为我的艺术补充营养,他们的现代构成理念和色彩会影响我们的艺术。现在我已经全身心投在蚂蚁艺术身上,打算玩个彻底,在国画艺术里头去寻找新的天地。

以小蚂蚁膜拜传统大写意

记者:最近您在进行什么创作?陈训勇:最近创作的《九州无事乐耕耘》,这是徐悲鸿先生人物画的诗句,我就可以用在我的蚂蚁画上。歌唱家德德玛唱了《草原夜色美》,其中的歌词轻骑踏月不忍归,意境很美,她说的是骏马,这句话让我有了新的创作灵感,在我这里就是蚂蚁,我画了一只蚂蚁在花上面搔首弄姿,后面有一轮大大的月亮,这种境界马上就出来了。

记者:用大写意刻画小生命蚂蚁,似乎是一种冲突,您如何解决这种冲突?

陈训勇:艺术绘画不是科普的挂图。我喜欢蚂蚁,画蚂蚁,用它做载体,来演绎我膜拜的传统笔墨。中国画的大写意传统笔墨是至高无上的境界,西方叫抽象,我们叫意象,你要超越对象,抽取最精华的部分,来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必须用一种手法,所以我就用了大写意手法,以小蚂蚁来承载对中国大写意的一种敬畏、一种膜拜。

见识见识,有见才有识

记者:我们留意到在今天这个艺博会展馆里,有一张陈旧的木课桌,您在上面画上了蚂蚁,成为了一件非常特别的艺术品。能介绍一下它吗?

陈训勇:南方电视台城事特搜光点行动栏目组在6月份请我用这课桌做个作品,想把这作品用来慈善拍卖。我在上面画了万众一心,上善若蚁的蚂蚁画面,命名为希望之船、智慧之舟。我们每一个小学生,一旦踏入校门,都要和课桌相伴。这个课桌承载了多少梦,多少栋梁之才的奋斗。14日在艺博会有一个慈善拍卖会,这张桌子,以及我的一幅20平尺的作品,都将拿出来义拍,作为帮助贫困山区小孩添置新课桌之用。

记者:谈谈您对广州艺博会的印象?

陈训勇:我从2010年开始参加艺博会。这是一个平台,作为艺术家,将在这个平台上接受社会和民众对你的艺术的检阅,和同行切磋,所以是一个很好的提高平台。对艺术家而言,关键不在于你(在展会上)卖了多少(画),我们每一个人的智商其实差不多,关键在于你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你就有感觉,见识见识,有见才有识,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如此。在类似这种平台上,你可以接触到很高的艺术,也可以接触到很烂的艺术,很高的艺术对你有提高促进作用,很烂的艺术,你觉得你可以做得比他更好,所以这个就是艺博会平台的作用。

我的摊位从历年的18平方米、36平方米、54平方米到今年的224平方米,可以说是今年最大的展厅之一,也是我颂蚁十周年的一个总结吧。只要我生命不息,蚁事就不会停止。

1956年出生,笔名墨牛、蚁民、野豆,广东澄海樟林人。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大学艺术硕士生导师、广州画院特聘研究员、省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广东品墨堂堂主。擅长画蚂蚁。蚂蚁作品《万众一心》编入教育部审定的小学义务教育《美术》教科书。2007年《草间品墨》陈训勇蚂蚁一族水墨艺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