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生毕生却迷恋北京南阳梆子,杨华生也很帮忙王汝刚的主见

曙光医院的病房里,墙上的电视正放着京剧《状元媒》,滑稽表演艺术家杨华生靠墙坐在电视机下,歪着头,眯着眼,记者一瞧睡着了。杨老常自嘲,上了年纪后,坐着就犯困,躺着睡不着。老的忘不掉,新的记不牢。
杨华生94岁了,气色不错,常常和蔼可亲地看着大家,不时笑一笑,累了就瞌睡一会儿。电视里的曲目换成了《空城计》,浅睡着的杨华生,居然合着唱腔摇晃着头打起拍子来,这唱腔他是太熟悉了。杨华生的代表作中,有一出叫《宁波空城计》,他用宁波话来唱京剧《空城计》,让一代又一代滑稽观众笑痛肚皮。只是这些年,杨华生难得登台演戏,这出《宁波空城计》也就极少再闻了。
身为滑稽名家,杨华生一生却痴迷京剧。幼年时,杨华生家周围,左邻右舍几乎都是吃京剧饭的,一些二三流的京剧演员天天吊嗓,弄堂里,整天弦歌声不绝于耳,杨华生对时兴的京剧唱段了然于胸。13岁那年,杨华生报考华光剧社,他把京剧里的生、旦、净、丑都唱了个遍。就凭着这出色的京剧唱功,杨华生顺利考进剧社,带班先生又从剧社名称中选字,取艺名华生,从此,杨宝康便成了杨华生,之后的滑稽界,有了鼎鼎有名的杨华生。
京剧各行各派里,杨华生最爱唱麒派老生。3个月前,上海曲艺家协会主席王汝刚把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的奖杯、奖状、奖金等送到杨华生的病榻前。杨华生十分开心,把奖状拿在手上一字不漏地读了一遍。末了,他还打开红包,数起钱来。王汝刚一见急了,赶紧劝阻:领导都在呢,钱就不要数了。杨华生却一本正经地说:今朝我开心,侬就让我开心开心。开心的神态,恰似一介顽童。
王汝刚逗老先生:杨老,唱段戏吧。杨华生当即唱起了麒派名剧《萧何月下追韩信》。
虽然老先生现在的体力已不如前几年,耳朵有些背,可一说要唱京剧,反应却不慢。一次,有朋友对杨华生说:杨老,几时来唱京戏?唱《投军别窑》,头戴金盔一点红杨华生一听,马上接了下句:身披铠甲扣玲珑,红沙涧内降烈马,唐王驾前立大功。这是麒派《投军别窑》的4句定场诗,从前在票房时,杨华生就常唱这出戏。杨华生唱了八十几年京剧,京腔京韵早已根植于心,再怎么折腾也是忘不了的。
杨华生从13岁学艺到73岁退休,一生创造了众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尤以《七十二家房客》里的伪警察三六九等形象给人印象深刻。2009年,杨华生当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独脚戏项目代表性传人;2010年,他又荣获第六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评论界认为,杨华生为滑稽戏事业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图片 1

东方网3月11日消息:“来了这么多人我很高兴,我是上海人,从事的曲种也是上海的。”上周末,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席王汝刚来到学习读书会,分享他与杨华生、笑嘻嘻、绿杨等众位师友交往的故事和自己读书的心得。

杨华生毕生却迷恋北京南阳梆子,杨华生也很帮忙王汝刚的主见。从小爱读书的王汝刚经常讲一句老话,“三天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他把读书的感情分为四种:看书、买书、淘书、写书。每种感情他都有满满的故事可以讲述。并非专业作家的王汝刚,已经出版了好几部著作。怎么写出来的?“都是老先生们教我的。”

对王汝刚来说,老师和朋友这两个角色之间并没有界限。“很多朋友都是我的老师。我有一个爱好就是交朋友,年轻的时候交的朋友岁数比我大很多。每位老先生都是一本阅历很深的字典,在他们面前,我不懂就问,他们都会给我解答,所以这些老先生都是我非常好的老师。而现在,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年轻人,这样才不会落伍。”

王汝刚的第一位老师是滑稽界泰斗杨华生。杨华生在滑稽经典《七十二家房客》里饰演的“三六九”惟妙惟肖。他在曾经写过的一本书里说,这辈子发现了两个角,其中一个就是王汝刚。

杨华生92岁时,担任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席的王汝刚,当时在组织评选中国曲艺界最高奖项“牡丹奖”的终身成就奖。候选人有两位,除了杨华生,还有另一位滑稽界泰斗周柏春。选谁?王汝刚考虑再三,决定做杨华生的思想工作。他说:“老师,你在抗日战争战场上作宣传,周柏春一直在上海唱滑稽,影响比你大,我认为你应该放在他后面。”杨华生也很支持王汝刚的想法,最终周柏春得了奖。两年后,杨华生也评上了,王汝刚回忆说:“杨老师开心得不得了,眉开眼笑。”

图片 2

笑嘻嘻是王汝刚另一位启蒙老师。当年杨华生和笑嘻嘻发现王汝刚有唱滑稽的天分,但王汝刚父亲并不同意他走这条路。后来两位大师专门跑到王汝刚家跟他爸爸谈心,最终说服了他。从此滑稽界有了一个典故:古有刘备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今有大师登上阁楼请来“小皮匠”。(王汝刚当时在《七十二家房客》中饰演小皮匠)王汝刚也从此走上了艺术道路。

笑嘻嘻的教学方法非常独特。王汝刚回忆,经常晚上散夜戏后,老师会把他叫到家里对台词,直至次日凌晨,连回家末班车都没有了。等他走到家里天已经亮了,“弄堂门口的大饼摊已经出来煎油条了”。一开始王汝刚不理解这种教学方式,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要去适应。排新节目时,王汝刚经常到老师家里,主动提出来要对台词。直到今天,王汝刚仍旧非常感谢笑嘻嘻当年对他的严厉。

王汝刚的第三位老师是杨华生的胞妹绿杨,这是一位少见的女滑稽泰斗。绿杨对王汝刚的演艺道路也有很大影响,他认为跟绿杨老师学的主要是为人,“做人要正气,虽然是唱滑稽的,但是对于社会要有贡献”。绿杨虽然不识字,但极为聪慧,台词只对一遍就能记住,一个简单的妇女拎包的动作,她可以演成十三种不同的角色,王汝刚十分佩服。绿杨晚年很少再登台,主动把舞台让给了年轻人,曾说“我现在好比一根火腿的骨头,肉头没有了,烧烧汤还有点味道”。王汝刚牢牢记住了这句话,现在也把更多精力放在培养年轻演员上面。

除了文艺界的师友,王汝刚的朋友圈还有一些普通人。比如从文物商店退休、爱古玩的乐观百岁邻居,十六铺说话直率但很善良的女裁缝等等。王汝刚说:“作为演员,要演好各种各样的角色,就是要交朋友,在他们身上吸取营养”。有人表扬王汝刚“演什么像什么”,他认为其实只有一个窍门,就是深入生活,在生活中吸取营养,这就是他在读书中得到的经验。

“学习读书会”由浦东新区区委组织部、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SMG、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作为特别合作单位,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浦东图书馆、东方财经·浦东频道作为承办单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