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戏曲大学首届MAF艺术大学子学士毕业专场上,还应该有路吗

两年前,京剧研究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名词,甚至很多人对这样的京剧校园传承方式存有质疑;两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戏曲学院首届MAF艺术硕士研究生毕业专场上,京剧研究生李红宾登上了舞台,让更多的人记住了这个一招一式绝不含糊的武生。

中国京剧有了专业的研究生

一位武生的守望者

●传统的师徒传承之外,还有路吗?

诗歌乐舞形,皮黄锣鼓声,歌者高亢震撼,念白简练精到,鼓点铿锵激越,管弦飘悠流荡,京剧的独具一格魅力自其诞生起便让无数的人为之倾倒。毕业专场上,李红宾选择了经由杨少春、李仲鸣、张幼麟三位先生重新编排的《狮子楼》、《十字坡》、《蜈蚣岭》三出武松戏,作为一次京剧短打武戏的盛宴,令所有在场观众称赞不已。这不仅是他艺术生涯的新亮相,更展现了首届MAF艺术学硕士的风采。

●这世上本没有路

生于1978的李红宾在小学毕业时考入了北京戏曲学校,自此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京剧角色概括为生、旦、净、丑四大类,其中,生再细分出老生、小生、武生、红生,李红宾学习的武生是一门融合了唱、念、做、打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的行当,再辅以五彩缤纷的服装道具以及化妆,就使得人物各具魅力、栩栩如生,堪称一件令人称奇的艺术品。一生从事京剧武生工作的著名表演艺术家杨少春这样说道:京剧是一门苛求美的艺术,苛求韵味的艺术,一抬足一伸手处处透着美感,处处体现情绪,这一点在武生表演的身上尤为突出。相应地,学习武生的过程也就更加的艰难。

●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

作为一名武生演员,除了要吃得千般苦外,还要有定力,耐得住寂寞。学习武生以来,李红宾取得了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大奖赛表演奖等诸多奖项,但是,他依然练功如常,问艺学戏不辍。已近而立之年的他毅然选择走进校园,继续深造。读研的两年里,李红宾跟随杨少春老师从事武生剧目研习,无论寒暑,从不懈怠。

两年前,京剧研究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名词,甚至很多人对这样的京剧校园传承方式存有质疑;两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戏曲学院首届MAF艺术硕士研究生毕业专场上,京剧研究生李红宾登上了舞台,让更多的人记住了这个一招一式绝不含糊的武生。

艺术硕士的课程令许多人好奇。京剧研究生上课与其他非艺术类专业有所不同,除了一些必修的理论专业课以外,大部分是请一些京剧名家来做讲座。李红宾解释说,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多讲述他们在实际演出过程中总结出的宝贵经验,这对我而言是极为有用的。那时候我一边在戏曲学院上课,一边还在京剧院上班,这样就能够及时地把学校所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践中去,更好地加深了对京剧演出的理解。

一位武生的守望者

李红宾成功的演出说服了许多人,同时也引发了更多思考。

诗歌乐舞形,皮黄锣鼓声,歌者高亢震撼,念白简练精到,鼓点铿锵激越,管弦飘悠流荡,京剧的独具一格魅力自其诞生起便让无数的人为之倾倒。毕业专场上,李红宾选择了经由杨少春、李仲鸣、张幼麟三位先生重新编排的《狮子楼》、《十字坡》、《蜈蚣岭》三出武松戏,作为一次京剧短打武戏的盛宴,令所有在场观众称赞不已。这不仅是他艺术生涯的新亮相,更展现了首届MAF艺术学硕士的风采。

礼、义相待的传统

生于1978的李红宾在小学毕业时考入了北京戏曲学校,自此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京剧角色概括为生、旦、净、丑四大类,其中,生再细分出老生、小生、武生、红生(专为关羽、赵匡胤和李靖分出来的一种),李红宾学习的武生是一门融合了唱、念、做、打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的行当,再辅以五彩缤纷的服装道具以及化妆,就使得人物各具魅力、栩栩如生,堪称一件令人称奇的艺术品。一生从事京剧武生工作的著名表演艺术家杨少春这样说道:京剧是一门苛求美的艺术,苛求韵味的艺术,一抬足一伸手处处透着美感,处处体现情绪,这一点在武生表演的身上尤为突出。相应地,学习武生的过程也就更加的艰难。

中国戏曲因其古老神秘的传统而富于魅力,中国戏曲的传统又总有抹不开的东方色彩。

作为一名武生演员,除了要吃得千般苦外,还要有定力,耐得住寂寞。学习武生以来,李红宾取得了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大奖赛表演奖等诸多奖项,但是,他依然练功如常,问艺学戏不辍。已近而立之年的他毅然选择走进校园,继续深造。读研的两年里,李红宾跟随杨少春老师从事武生剧目研习,无论寒暑,从不懈怠。

艺术硕士的课程令许多人好奇。京剧研究生上课与其他非艺术类专业有所不同,除了一些必修的理论专业课以外,大部分是请一些京剧名家来做讲座。李红宾解释说,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多讲述他们在实际演出过程中总结出的宝贵经验,这对我而言是极为有用的。那时候我一边在戏曲学院上课,一边还在京剧院上班,这样就能够及时地把学校所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践中去,更好地加深了对京剧演出的理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