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们没有谁觉得自己的表演带有政治色彩,没有哪个舞蹈像广场舞有着这样广泛的群众基础

资料图片:中国老年人在广场上表演抗日主题的舞蹈 参考消息网8月28日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8月26日刊发题为《中国的老年舞者和他们的“红歌”将给毛主席增光》的文章称,来福士中心是全球化资本主义消费文化的殿堂。里面,中国人在丝芙兰柜台前刷卡购物或在肯德基大吃大喝。外面,随着夜幕降临,闷热的广场上热闹起来。
57岁的老郑是南馆艺术团的负责人。该艺术团的20多名头发花白的舞者和音乐家每晚演唱“红歌”。
在过去6年里,这些表演者逐渐确定了一套曲目,包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今年,这个自发组成的艺术团共同出钱采购了服装乃至作为道具的玩具刀枪,伴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旋律表演,赢得人群喝彩。两名男子戴着军帽和假胡子扮演在上世纪30年代侵略中国的日本军人。女性表演者们挥舞着刀枪包围敌人,旁边则有人演唱。
“出来锻炼对身体有好处,一跳起舞来我就回想起年轻的时候,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跳过这种舞,”现年66岁的乐队鼓手刘继路说:“我现在感觉到的激情是一样的。”
在过去几年间,中国兴起了数以千计像这样的老年人广场舞队伍,他们每天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广场、公园和城区其他开阔地带,开展富有怀旧气息的健身活动。
这个现象蔓延甚广,以至于引起了社会摩擦,许多公园里多个团队争夺空间和音量,引起附近居民、尤其是年轻人的不满。
有时候警察不得不出面平息大妈们之间的争斗。有些地方当局被迫出台管理规定来限制这种活动的时间和音量。
虽然并不是每支队伍都偏爱红歌—有的喜欢民乐,有的喜欢交际舞或现代音乐—但社会学者表示,这个现象的根源在于,在“红卫兵”年代长大的中国老年人深深喜爱嘈杂的集体活动。
上世纪60年代,这些年轻人在毛主席的号召下攻击“白专”和走“资本主义路线”的人,学校、工厂和村庄的高音喇叭从早到晚对他们展开宣传。
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说,当今广场舞的刺耳噪音是通往理想化过去的音效记忆桥梁。
文章称,近年来,唱响红歌的不止广场舞队伍:中小学校、办公场所、电视台、卡拉OK厅都曾举办红歌大赛,往往是在当地宣传部门的授意之下。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说,有些表演团队最近重视反日主题也许反映了当代政治的影响力。不过,于海表示,广场舞大妈们没有谁觉得自己的表演带有政治色彩,更谈不上政治正确性。广场舞更多地是为了满足中国越来越多老年人的健身和社交需求。

原标题:广场舞,俘获多少人的心

“我和我的祖国”全国广场舞成果汇报展演现场 傅德伟 摄

没有哪个舞蹈像广场舞有着这样广泛的群众基础,不管是在四季分明的北方,还是绿树常青的南方,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只要有一块空地,都可以见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人群。简单易学、没有门槛、有益身心……广场舞以亲民的姿态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近些年,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推出,广场舞扰民等问题已不再突出。健康有序、积极向上的广场舞正在焕发新的光彩,它将如何俘获亿万国民的心?

“大妈”标签渐渐淡去

广场舞还是大妈们的专利么?如果你还这样认为,你就out啦。

虽然,广场舞的潮流前线中,大多是大妈们的身影,但随着我国经济水平提高,社会老龄化加剧,基本生活得到保障的老年人退休后,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基于锻炼身体的需要,脱胎于健身操的广场舞越来越受到老年人垂青,不仅有大妈,大爷们也越来越活跃在舞蹈的人群中。广场舞正在笼络男性以及其他年龄层的“人心”。

记者在“我和我的祖国”——文化新生活全国广场舞展演中见到了来自河北张家口的武志刚,他所在的广场舞队伍中男性占据了近三分之一。为什么会跳广场舞?武志刚说,以前男性退休后,大多打打牌、遛遛鸟,或者宅在家中。看着跳广场舞的人每天都朝气蓬勃的,他们也就加入进来,一可以锻炼身体,二可以结识朋友,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朋友圈。

“广场舞=大妈们的运动”这种传统印象正在改变,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也开始对广场舞趋之若鹜。街舞、拉丁舞、爵士舞等流行舞种被年轻人带到广场。江西省赣州市上犹县文化馆青年艺术团的16岁女孩张萍,通过跳舞来倾诉内心。为了提升舞蹈水平,她加入广场舞团队,在这里既体味到长辈们的关爱,也可以学到新的舞蹈技巧。

近些年,青少年在广场舞比赛中越来越频繁地现身。据记者了解,青少年通过参加比赛增加了自我锻炼和自我展示的机会,“多一个舞台,多一次锻炼,就可以离自己的舞蹈梦想更近一步。”这是他们共同的想法。

健身需求逐渐多元

对跳广场舞的老年群体进行调研,你会发现,他们选择跳广场舞不仅是为了健身,更重要的是可以“健心”。

退休后的生活单调而孤独,不是围着儿孙转,就是抬脚跑医院,老年人逐渐在单一的生活中失去了自己的社交圈,这是现代社会中需要关注的问题之一。作为一种集体舞蹈,广场舞带给老年人集体的温暖,在一帮志同道合的舞友中,老年人获得的不仅是身心愉悦,更是社会归属感的重拾。

令人惊喜的是,年轻人除了通过跳舞释放压力外,他们走上广场还与街舞的流行有关:2018年,中国首部原创交响乐街舞作品《黄河》在“荷花奖”当代舞、现代舞评选中荣获“当代舞奖”;北京舞蹈学院成立了中国街舞文化研究中心;《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多款街舞综艺节目大热;大学校园里,街舞社团也越来越多……街舞场所与广场舞场所的重合,是广场上出现年轻人的重要原因。

从“草台”跳上了舞台

经过多年的发展,由群众自发组织并在大江南北迅速风靡的广场舞,已经不只是在公园和广场上简单呈现,它们登上了更大的舞台绽放魅力。

成立于2000年的湖北武汉的农民艺术团,是一个平均年龄55岁的群众广场舞团队。最初他们只是在公园里、广场上进行活动,如今,由于广场舞的火热,他们多次受邀参加活动,足迹遍及北京、上海、香港、澳门等城市。中国舞蹈家协会民族民间舞蹈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阮兰玉说,广场舞不仅体现出基层的文化,更能展现出群众积极向上、蓬勃活跃的精神面貌。随着新时代老百姓对生活的新期待和对美的追求的提升,他们更希望走上更大的舞台。

追求艺术性将成未来发展趋势

对广场舞未来的发展,舞者与专家各有期许。来自北京的蒋艳芝希望将来的广场舞有更多专业老师的指导,“草台班子”已经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她们想要向更高水平迈进。来自江西的朱丽娟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广场舞队伍,需要充足的场地和空间以供使用。中国文化馆协会舞蹈委员会主任委员、江苏省南通市文化馆馆长曹锦扬则认为,广场舞是一种表演形式,不是一个舞种。只要动作优美、音乐悦耳、风格浓郁、难易适度就可以归入广场舞。集艺术性、审美性、民族性、风格性、娱乐性、科学性为一体,一定是未来广场舞的发展方向。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田昕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