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谦有自己的收藏投资之道,刘益谦对这幅作品的来龙去脉十分了解

豪爽的刘益谦并没有过多谈论这两亿多元的巨资,对此也只是轻描淡写,表示此次在北京保利春拍能遇到像宋徽宗《写生珍禽图》这样的国宝,如果不买下来,以后恐怕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最后终于以6171.2万元的价格拍下。

有“法人股大王”之称的刘益谦,在股民中可谓大名鼎鼎。今年5月底,09北京保利春拍中,有一位不露声色的买家出手2亿元,一口气买下数件国宝,在收藏界引起轰动——这位出手阔绰的超级买家就是刘益谦。一夜之间,又一只收藏“巨鳄”浮出水面。他买下了国宝有人称09保利春拍是“一个人的春拍”,此说法不无道理。09保利春拍堪称本季全球最震撼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专场,总成交额3.64亿元,而刘益谦一人就占了成交额近一半,让人为之惊叹。09保利春拍最抢眼的拍品,是7年前从海外回流北京的宋徽宗赵佶所绘《写生珍禽图》、宋人所绘手卷《瑞应图》,以及陈逸飞巨幅油画《踱步》等艺术品,这些在拍卖市场很难一见的国宝,这次都被刘益谦悉数收入囊中。在拍卖会的两天里,他频频举拍,共花掉了2亿元。2002年,《写生珍禽图》从海外回到北京拍卖,以2530万元的价格被比利时藏家尤伦斯夫妇拍得,创下了当时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7年后,这件当年曾引起轰动的国宝级文物再次现身于09北京保利春拍“元明清宫廷艺术夜场”。拍卖会上,经过长达四十多分钟的竞价,5月30日凌晨,《写生珍禽图》最终被手握572号牌的竞拍者刘益谦以5510万元竞得,加上佣金,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实际成交价高达6171.2万元。5月29日晚,刘益谦还以4043.2万元拍得了陈逸飞创作于1979年的巨幅油画《踱步》。《踱步》以1000万起价,价格上升至2500万之后,竞争便在两位竞买者之间展开,最终被志在必得的刘益谦竞争到手。在拍得《写生珍禽图》的第二天,早有准备的刘益谦,又马不停蹄到嘉德拍卖会上以5824万元的价格,将宋人所绘《瑞应图》手卷买下。嘉德中国书画部总经理胡妍妍认为:“《瑞应图》是嘉德成立16年来所遇不多的古画作品,按品质排名,《瑞应图》名列前茅,非常珍罕。”此外,刘益谦还以1332.8万元拍得清乾隆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买下另一幅陈逸飞作品《吹单簧管的女孩》和沈嘉蔚作品《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两幅画,共花了1400多万元。刘益谦在今年春拍中可谓满载而归。在他拍下陈逸飞《踱步》后,他回忆说,一次他去陈逸飞家里,看到客厅里就挂着这幅作品的照片,陈逸飞也认为这件作品是他最好的作品。没想到它居然出现在这次保利的春拍上,自然就不能错过了,最终以4343.2万元收入囊中。他说:“能在这么多年后再次碰见这件作品,并且能够买下来,也是一种缘分。”据介绍,《写生珍禽图》历经宋、明、清宫廷收藏,上有多枚皇帝印鉴,除了宋徽宗自己,还有乾隆和嘉庆的印章。此外,画上还有明代著名收藏家安仪周、清代著名收藏家梁清标的收藏印。作者宋徽宗赵佶是北宋第8位皇帝。作为皇帝,宋徽宗的政治生涯灰暗而短促,但作为艺术家,宋徽宗却是中国两千多年历史中不多的才华横溢的皇帝。宋徽宗的传世作品算上《写生珍禽图》大约有20件,大多被博物馆收藏。“中国皇帝的作品理所当然是中国的国宝,回归祖国是我们多年的期盼。”刘益谦说。拍卖结束后,一家拍卖公司的总经理给刘益谦发短信说,你是写历史的人,写新中国收藏史的人!伟大的艺术品是历史的一条线,收藏家是线上的珠子,你会被后人发现并影响后人。两栖投资家刘益谦,新理益集团董事长,上海的“草根”富豪,人称“法人股大王”。20多年前,他做过皮包生意,收购过国库券,后成立“新理益”公司通过收购法人股而暴富,2008年以3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位列“2008胡润百富榜”第261名。10多年前,刘益谦开始介入艺术品收藏,他的藏品除了这次购买的顶级艺术品外,已知的还有去年从香港佳士得秋拍会上一次收入的7件顶级拍品,以及仇英、李苦禅、程十发等人的作品,他成为沪上知名的收藏大亨。刘益谦认为,从古至今的大藏家,哪个不是专家、行家,哪个不是研究、著录、鉴赏集于一身。而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我不懂,我也不会辨别真伪,但我敢买!刘益谦有自己的收藏投资之道。在拍卖场上,刘益谦果断出价,志在必得的凶悍竞投作风让很多市场人士为之倾服。对于他感觉值得收藏的作品,他就会尽力收藏,有人用“巨资狂揽”来形容。而他说自己的这种行为“只是满足一种欲望”。或许,刘益谦和很多藏家格格不入,但恐怕也是这种真实、真诚、豁达的心态,使他在拍场上常有斩获。“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不敢说我会鉴别艺术品,但是我会用各种方法,让自己不买到假货。其实,艺术品投资并没有股票投资复杂。”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在谈到对艺术市场的看法和投资艺术品的秘诀时说:“我不懂,所以我也不管大家都为之胆战心惊的真假问题。反正我是从不在艺术品市场上拣便宜货的。
”对于有人说《写生珍禽图》是后人仿品的问题,他也认真对待,他请香港、内地的十几个专家和古画眼光较好的行家做过分析。他说:“我问他们,不是希望他们告诉我有关真假的结论,我一再追问的是他们认为是真的或是假的理由是什么。”得到各方面的反馈后,刘益谦以自己的常识和逻辑加以判断。尽管有不同的质疑声音,但他最终没有动摇购买的念头。他说,有些人一辈子连宋画都没见过几幅,自认为鉴定水平很高,就说这件东西不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投资新理念这几年,他在艺术市场上的做法已证实了他的说法。像他这样只买顶级货的买家,世界上又有几人呢?他能从白手起家到今天,他的生存之道和处事之道岂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如今,赚钱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一种体验和一串数据而已。他位于上海外滩边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于右任手书:“坚忍耐烦”,这四个字或许隐含着他成功的奥秘。近几年来,刘益谦每年投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资金都在亿元以上,使他成为收藏市场令人关注的重量级人物。在收购《写生珍禽图》时,他原本打算花一个亿来购买,实际成交价比他的心里底价便宜了许多,可见他收购顶级艺术品的手笔之大。至于他的藏品究竟有多少,价值有多高,他没有具体透露,他只说:“除了故宫、上海博物馆和辽宁省博物馆之外,我的古代书画是其他博物馆没办法比的。”可以说,他的收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失误过。他认为,收藏市场是由资金来推动的,只要有大资金介入,市场就会在高位持续运行。比如瓷器,去年花2000万元买入,今年以3000万元卖出,一年涨50%很正常,这已经突破传统投资观念中每年只涨百分之几的预期。这种高速增长的心里预期,有可能成为未来推动国际市场中国艺术品投资的新理念。对于今后如何处理自己的藏品,刘益谦说:“我从不卖画,投资艺术品10多年来,我从未卖过东西。以后卖不卖,我想,等我老了,对人生有了更多理解,对生活有了更深感悟,那时候再做决定吧。”

拍卖前,有部分市场人士质疑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并非真迹;有人说是宋仿,有人说是明清仿。对此,刘益谦表示在购买之前早就知道有不同的质疑声音,但他最终没有动摇购买的念头。

在这一个星期内,刘益谦就拿出两亿多元来购买顶级艺术品,对于接下来的北京匡时等拍卖,他表示还没来得及研究拍品,但如果碰见精品,还会继续出资购买,丝毫不会因为这次投出两亿多元而放弃购买后续的精品。

当记者谈及他在北京保利拍下的另一件作品陈逸飞《踱步》时。他回忆说,当时他去陈逸飞家里,看到客厅里就挂着这幅作品的照片,陈逸飞也认为这件作品是他最好的作品。现在我们看到这幅作品的左侧画着一把椅子,当时这幅画完成之后,并没有画这把椅子,后来有一个朋友送了一把太师椅给陈逸飞,所以最后他就把这把太师椅加画在已完稿的画面上。此后,刘益谦表示再也没有看过这幅作品,没想到居然出现在这次保利的春拍上,自然就不能再错过了,最终以4343.2万元收入囊中。“能在这么多年后再次碰见这件作品,并且能够买下来,也是一种缘分。”

图片 1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刘益谦对这幅作品的来龙去脉十分了解。他向记者指出,这幅作品从宋代到现在都有记载。七年前,这幅作品就创了纪录,当时上海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都有意购买,像谢稚柳、徐邦达等一些公认的鉴定大家都对此画作过论述。他说:“对于这样一件作品,有些人一辈子连宋画都没见过几幅,自认为鉴定水平很高,就说不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是因为几个不懂行的人说三道四,我就不买了,那我以后还怎么混?”

除了在北京保利顺利拍下的这两件重要拍品,中国嘉德三个专场的封面作品都被刘益谦纳入囊中。古代书画专场的宋人《瑞应图》、瓷器工艺品专场的清乾隆“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油画专场的陈逸飞《吹单簧管的女孩》,同时,油画专场的“红色经典”沈嘉蔚《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也被其竞得。

在这几场拍卖会上,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几件千万元级拍品的成功拍出。然而,其中有大部分竟然被同一个藏家所购买,他就是上海的刘益谦。近年来,他每年单投入拍卖市场的收藏资金都在亿元以上。

在拍场上,刘益谦果断出价,志在必得的凶悍竞投作风一直让很多市场人士为之倾服。对于他感觉值得收藏的作品,他表示就会尽力收藏。当记者问到“这么多年在艺市上狂购名家巨作,收藏给你带来了什么好处,有什么意义?”时,刘益谦的回答却让记者感到些许意外,他说:“没有什么好处,只是满足一种欲望。”或许刘益谦和很多藏家格格不入,但恐怕也是这种真实、真诚、豁达的心态使他在拍场上常有斩获。

对于今后如何处理自己的藏品?刘益谦说:“等我老了,等我对人生有了新的理解,等我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那时候再做决定吧。”

当记者连线刘益谦,心有顾虑地问到能否将他买了多件重要作品的事公布出来时,不同于很多买完东西不愿透露身份的藏家,刘益谦当即说:“这有什么不能公布的,这些东西我又不是抢来的。”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