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数件作品拍出了创纪录的高价

长久以来,佳士得与苏富比始终把持着全球拍卖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在亚洲也不例外。近年中,随着中国艺术品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行情一路看涨,两家拍卖行曾屡屡创出多项纪录,其中相当一部分出自香港市场。2008年秋拍高价拍品香港苏富比包揽了前四名,拍出的金昆郎世宁等御制《大阅第三图阅阵》手卷,成交价格高达五千九百七十多万元人民币位列榜首。而香港佳士得最高成交拍品为清乾隆御制粉红地粉彩轧道蝴蝶瓶,以四千六百九十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位列榜单第五。

以往,两家拍卖行都会花费几十万美元来打造华丽拍品目录,连夜将其送给他们在全球的客户,但在经济萧条的影响下,拍卖规模、成交金额都开始急速下降。去年破产的雷曼兄弟总裁福尔德的妻子卡西将她收藏多年的抽象主义画作交给佳士得,估计总价值达2000万美元,然而并未达到预期,只拍出1350万美元,从整体上看,佳士得2008年纽约的秋拍成交量不足5成。与其竞争对手相似,苏富比拍卖行去年11月份在纽约和伦敦举行的拍卖会同样乏善可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苏富比的股价已经从2007年的61.40美元高点跌到了10美元以下。这也使得两家公司都开始在全球进行裁员、重组部门和削减经费,佳士得要在2100名员工中裁掉300人,而苏富比1500人的全球雇员中将有250人丢掉工作。

“应该不会有很多人再买。”热衷于收藏的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对《环球企业家》表示,由于佳士得的大部分拍卖会在香港、纽约等地进行,此次事件引发的监管层态度改变会使拍卖品在未来的出入境问题上有很大麻烦,这一激怒华人的行为更会直接降低买家的购买意愿,“想不通它为什么忽视这么大群体的感情。”

即便是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亚洲以及中国市场仍然被其视作是增长最快、未来数年最重要的战略基地。

2月25日,佳士得精心筹划的“伊夫·圣罗兰与皮埃尔·贝尔热珍藏”专场拍卖会引来了数千名竞拍者,布置在巴黎大皇宫国家美术馆的拍品展示如同一个小型博物馆,包括亨利·马蒂斯、康斯坦丁·布朗库西和艾琳·格雷等艺术家的作品云集于此。

尽管3月6日,佳士得和原收藏主贝尔热决定将蔡铭超的付款期限从惯例规定的一个星期延长到一个月,但在诸多业内资深人士和收藏者看来,虽然蔡的做法有违合约,并不值得提倡,但这一事件为佳士得带来的恶果也同样难以回避。实际上,自2007年以来,中国已经取代法国,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占据了第三的位置,其市场份额达到了11%。

如果在佳士得的拍品名单上没有两尊来自于中国的铜兽首,这场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举行的拍卖会堪称完美:总计拍出4.76亿美元,其中数件作品拍出了创纪录的高价。然而鼠首和兔首这两件英法联军侵华时从北京圆明园劫掠的文物的出现却让这家老牌拍卖行颜面尽失——先是置中国政府的撤拍抗议于不顾,而后是以4040万美元拍得兽首的中国买家蔡铭超宣称不会为之向佳士得付款。

一场本来可以让佳士得公司创下辉煌的拍卖会却可能成为其失去未来的导火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