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作生龙活虎部国家级剧院创作的音乐剧,原创相声剧《马可先生·Polo》步入了最后希图阶段

由国家大剧院和东方演艺集团联合制作的大型原创舞剧《马可·波罗》去年12月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后反响强烈,将于9月22日在国家大剧院再次上演。作为一部国家级剧院创作的舞剧,该剧从一开始的创作,其艺术目标就瞄准了国际品质,于是,不仅创作团队有俄罗斯等国家的艺术家加盟,更邀请了意大利斯卡拉剧院芭蕾舞团主要演员米克担任该剧的男主角马可·波罗。该剧总导演陈维亚接受采访时说:“这部舞剧创作初始,我们就把该剧定位于国际品质、大剧院化,因此才有了国际合作的创作。同时我们在舞剧中有意去掉那些不符合国际舞剧品质的眼花缭乱的包装,使该剧更古典化一点,更为符合国际上大剧院演出的舞剧作品,我们着力在舞蹈语言和人物刻画上下工夫,着力表现戏剧人物的命运。”

忽必烈的武士弯弓射雕、战火蹂躏下的难民四散逃命、公主和亲前对马可·波罗恋恋不舍……昨天,国家大剧院1号排练厅里,大剧院三周年院庆大戏,原创舞剧《马可·波罗》进入了最后准备阶段。全剧4场戏只有1场还在微调,排练现场,总导演陈维亚热切期待着它的首演。

已经演出了一轮,《马可·波罗》对于陈维亚意味着什么?这位曾经参与导演过张艺谋版《图兰朵》,导演过著名舞剧《大梦敦煌》和《情天恨海圆明园》,以及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导演,在《马可·波罗》首演后感到“意犹未尽”。他说:“最早研究为大剧院创作一部舞剧时,我们想到了很多题材,包括老北京、大栅栏、王府井等等,但都不满意。在2009年国庆观礼台上,编辑赵大鸣和我们谈起《马可·波罗》这个题材,让我们眼前一亮,因为这是一个国际开放的题材,不仅局限于北京。赵大鸣曾经有一个歌剧的创意,最后没有实现,所以,当我们国庆观礼台上有了这个创意后,我们就立即行动起来。第一轮演下来,我认为我们完成了基本目标,但却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因此,在第二次演出前,我们决定按照艺术规律进行一些修改。”

《马可·波罗》讲述主人公从意大利不远万里来到元大都,在被中华文明折服的同时爱上了元朝公主。但在战争与和平的抉择中,他和公主选择放弃小爱,成就大爱,最终公主到波斯和亲。

修改《马可·波罗》从哪里开始?陈维亚说:“这一次主要修改了第一幕和第二幕,包括第一幕的开场舞蹈,在第二幕中,我们加强针灸、吃拉面等中国文化场面,而其中的‘小丑舞’将改得更加完整。在第三幕中还加强了开场时的战争场面,让战争更具有硝烟弥漫的感觉,战士的形象也会更加鲜明。”

剧中,马可·波罗行动举止都带着芭蕾范儿,皇宫里忽必烈舞步则透着蒙古族舞风,而行至江南,水乡民间舞也出现在台上,情到深处男女主人公又跳起双人舞。随着排练的进行,难免有点儿糊涂。不是古典舞剧,不是芭蕾舞剧,也不是民族舞剧,《马可·波罗》到底是什么类型的?

陈维亚特别认为,邀请斯卡拉剧院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米克·泽尼来演这部舞剧是一次成功的合作。陈维亚说:“米克在最开始来到大剧院排练时,特别不适应,认为中国舞蹈的编导方式有些像猴子跳舞,但是他越来越感到这部舞剧的重要和中国舞蹈编导的魅力,再后来他的表现力就出来了,肢体也松弛了,特别是他的戏剧表演,可以说真的是国际大牌舞蹈家的风范。去年他演出结束离开北京的时候特地对我说,‘这个舞剧以后再演一定要我来演,绝对不能请别人’。而我也觉得米克的演绎是最好的。”这部舞剧的演出对于舞蹈演员也是一个挑战。陈维亚说:“尤其是对扮演公主的女演员是挑战。她不仅是蒙古族高贵的公主,面对马可·波罗又是含情脉脉的爱人,后来她又为了和平而远嫁和亲。公主这种多重身份的准确拿捏,对于舞蹈演员是相当不容易的。相对而言,女主角的表演难度要比男主角稍高。”

陈维亚很难回答。“非要说的话,就算现代舞剧吧。”

殷硕:把公主骨肉丰满地立在舞台上

由于故事跨越中西,又涉及到蒙古族、汉族等多民族风情,所以舞蹈语汇自然很丰富。“舞剧嘛,从根本上讲是一种戏剧形式,人物形象的塑造、感情矛盾的冲突、故事情节的讲述,这是第一位的啊!一切都要从这一点出发,需要用到什么舞蹈语汇就用哪一种舞蹈语汇。”陈维亚说。当然,编导不是把各个舞种生硬地连在一起,而是要让舞蹈变成人物自己的。

殷硕是舞剧《马可·波罗》女主角公主的扮演者,在去年的创作和排练过程中,她一直对人物有着较深的体会。不幸的是在首轮演出第二场演出中,殷硕突然扭了脚。于是,演出换上了B组演员登台,准备了几个月的演出只演了一场半。这一次,殷硕将再次披挂上阵演出公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说:“中国公主这个人物相当有丰富性。在皇帝面前,她是活泼娇憨的小女儿;在朝臣百姓面前,她是尊贵高傲的一国公主;在马可·波罗面前,她是陷入热恋的少女;在与马可·波罗游江南期间,她更是要洗去铅华像位邻家姑娘。同时她又是一个有着草原性格的公主,兴致所至,能够脱掉盛装就去和勇士们摔跤,但又不是完全一个假小子的样子,这个感觉还真是挺难找的。只有完整地传达出这种多面性,才能让公主这个角色骨肉丰满地立在台上。”

如果把舞剧比作金字塔,双人舞就是塔顶,是最高点,它是主人公情感交流的关键。不过,身经百战的男一号、来自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米克·泽尼为此大吃苦头。

殷硕坦言:“对于人物的感觉,我寻找了很久。在我原来接触的各种舞剧中,很少有这样的角色,对这样一个角色,当初还真不能一下子就‘拿起那个劲儿来。’导演在其中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如何把握这个人物的性格,如何在舞蹈语言、肢体语言中把这种性格表现出来。从最初接到任务开始查看相关文字资料开始,到最后进入正式排练,我对这个人物的认识也是一点一滴在实践中逐步完善的。而且音乐对我的帮助也特别大,那段时间我没事就戴着耳机一遍一遍体会音乐。在让人物立在舞台上之前,得让她立在我心里。在排练过程中,陈导并不单单只给演员讲戏,还会认真听取演员的意见加以参考。久而久之整个团队都有了这是在打造“我们”的作品的觉悟,这种因为同一个目标而齐心协力,劲儿往一处使的感觉非常好。”

“上蹿下跳,这舞蹈是编给猴子的!”他刚来的时候报怨。芭蕾讲究程式,双人舞的托举有固定位置。“但我让他这儿、这儿、这儿都要托举。”陈维亚边说边在腰间、胸前、身前身后比划着,“剧中双人舞强度高、难度大,从三分半钟到七八分钟的都有。”不过,米克虽然是芭蕾演员,却是学习现代舞出身。他的灵活性、表现力迅速展现出来,渐渐适应了角色。“现在感觉,这样的编排是合情合理的。”米克说。

米克:《马可·波罗》让我成为中国通

和他搭档的中国东方歌舞团女演员殷硕则把主要精力用在体会游牧民族公主的性情上。“技术不是最重要的。”殷硕说,元朝历史上曾有一位阔阔真公主,在马可·波罗的护送下远嫁西亚的伊儿汗国。舞剧《马可·波罗》就以这个故事为线索编排起来。不过,历史上阔阔真并不是去和亲,马可·波罗也与公主没有特殊感情。所以也就没有太多资料可以借鉴,要体会剧中人物的情感,还是需要自己仔细揣摩。“无时无刻不听音乐,带着角色的心情去听,心里有了,动作才能表达出人物的感觉。”她说,现在力争让自己每根手指的神经末梢都能表达人物的情感。

本报讯意大利米兰斯卡拉剧院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米克·泽尼曾经主演过许多古典芭蕾舞剧,扮演过许多王子类的人物。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创作的《马可·波罗》中,他成为马可·波罗的扮演者。去年,该剧在国家大剧院首演时,米克·泽尼演出的马可·波罗得到了观众的一致称赞,被认为是剧中表演最到位的艺术家。再次来到国家大剧院出演《马可·波罗》,米克对记者说:“虽然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意大利人,但是在接触这部舞剧之前,对于马可·波罗这个人物却是知之甚少,只知道那部伟大的游记。经过这部舞剧的筹备和排练,我已经几乎要通过它成为一个‘中国通’了。”

震撼视觉展示文化长卷 亮丽服装呈现多元视觉

米克告诉记者:“上一次来北京之前的几天,我还在意大利演出芭蕾舞剧《奥涅金》,仅仅几天之后,我就跨越了半个地球来到北京,成为了‘马可·波罗’,并且跳起了中国舞。在我看来,其实这次中国之行和当年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颇为相像,正如马可·波罗将西方文化带到东方,又让世界了解了中国一般,我也将斯卡拉歌剧院的芭蕾理念带到了这个中国舞的创作团队中,同时完成了这次特殊的演出经历之后,我也会将中国的舞蹈理念带入到日后的舞台生涯中,这样的融合与交流,仿佛一场21世纪的‘舞蹈马可·波罗之旅’。”

舞剧《马可·波罗》讲述了一位现代意大利青年,化身700年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梦回元代中国的故事。之所以借助梦境的形式来还原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总编导陈维亚有着自己的考虑:“我们之所以这样设计,其目的就在于不要让史实的考证框住了编导的创作,而要采用浪漫式的手法。《马可·波罗游记》本身就好像一个梦,没有很确凿的史料记载来进行证实,其实这样更好,让我们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对于马可·波罗,米克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说:“我对马可·波罗这个人物充满了好奇,一个外国人如何能够如此密切地接触到皇室,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我也曾在世界各地巡演,可是未曾和当地人建立过很深的联系,马可·波罗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大概是因为他将自己整个融入到了中国社会之中吧。中国舞蹈从动作体系和肢体语言上都和芭蕾以及现代舞很不同。中国的舞蹈在表达情感、讲述故事方面比规范化的芭蕾更胜一筹,在表演中我感到自己仿佛是在歌剧或者话剧当中一般,已经超越了舞蹈的范畴,加上音乐和现场的气氛,让人马上就能感受到其中浓厚的中国味道。”
看来,米克真的把自己当成马可·波罗了。

除了有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陈维亚“坐镇”,《马可·波罗》的另一位主创者也颇为引人注目。他就是国内第一线的舞美设计师——高广健。高广健此前已经参与过为10部舞剧的创作,此番更是一人独挑两项大任。他不仅担纲了全剧的舞美设计,还同时担任了服装设计一职。“我有信心用前九部失败的经验换来这第十部的成功。”高广健如是说。

对于整部舞剧的视觉风格,高广健表示将借用马可·波罗这位西人的视角来透视中国,而梦境的情节设置为高广健提供了更为开阔的创作空间,使他大胆的在剧中加入了大量的梦幻色彩和浪漫元素。发布会当天,高广健向媒体展示了他精心设计的一幅幅舞美效果图。全剧的四幕每一幕都具有鲜明的风格和特色,其中既有元代宫廷的辉煌壮丽,又有江南水乡的清雅秀丽,既有战争的金戈铁马,又有爱情的花前月下。在“古国情韵”一幕中,高广健将中国南方的各种建筑之美与风俗之美进行了一次立体化的呈现。从西湖风光到徽州建筑,从书馆学堂的趣味到小桥流水的曼妙,极富情趣与意境。高广健解释说:“元代本来就是一个多元文化大交融的时代,而全剧的舞美呈现将是一幅集中华文明精粹之大成的视觉长卷。”

在服装设计方面,《马可·波罗》同样将呈现丰富的视觉元素。既有光芒四射的金手指舞服,又有鲜红耀眼的蒙古盅碗舞裙,江南浣纱女的丝绸舞衣如水波般柔美,学童夸张俏皮的服饰则又添加了几分诙谐的情趣。而男女主角的服饰则尽显浪漫梦幻的爱情韵味,公主的一席白纱舞衣在异彩纷呈的舞台上更突显出别有的雅致韵味。

“三位一体,这个马可·波罗立住了!”

国家大剧院为排演舞剧《马可·波罗》,特别邀请了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的首席明星米克·泽尼饰演马可·波罗,已经到京参加排练三周的米克如今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团队,成为了这部中国舞剧中名副其实的“洋主角”。陈维亚表示,在此之前他还颇为担心,怕这个马可·波罗不能挑起凝聚全剧核心的重任,如今陈导表示:“这个人物立住了!米克的表现力,芭蕾兼现代舞功底,再加上中国情感的融入,造就了一个‘三位一体’的马可·波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