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观众拍照暂停演出,首演以林怀民早期作品《白蛇传》开场

在艺术界极有影响力的台湾云门舞集艺术总监、舞蹈家林怀民在北京发飙了!7月14日,与北京一别14年的林怀民率云门舞集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水月》时,刚开演不久林怀民就发现有人拍照,气得他下令把幕拉上,重新开始演出。林怀民昨天接受采访仍然对当晚的行为觉得很值得,“该生气的时候就要生气”。而其他同行则表示此举值得商榷,毕竟这近似粗暴的行为对其他观众来说不公平。

由台湾舞蹈家林怀民创建的现代舞表演团体云门舞集,11日晚在保利剧院亮相,带来了《白蛇传》《云中君》《挽歌》《红楼梦》《行草三部曲》等作品。张艺谋、陈维亚(blog)、张继刚三位奥运会导演也前来捧场。不过昨日林怀民否认了被邀参演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传闻。

不满观众拍照暂停演出

首演“作业”各具特色

被称为亚洲第一现代舞团的云门舞集,与北京阔别14年之后此次赴京共准备了两套节目,第一套节目《白蛇传与云门精华》,包括《白蛇传》、《红楼梦》、《行草三部曲》等云门舞集各个时期精品之作的片断;第二套《水月》则属于云门舞集近期的作品。

这次演出距离云门舞集上次进京已有14年,上演的《白蛇传和云门精华》,几乎囊括了云门创办至今34年来最经典的作品。首演当天,观众评价最多的就是“了不起的舞蹈和了不起的艺术家”。林怀民告诉记者,许多作品云门已经多年没有演过。他将这次进京比成“交作业”,是“带给北京专业和非专业朋友们的一个礼物。”

由于《水月》在保利剧院演出前,林怀民就在报幕时说了演出中严禁拍照,手机关掉,不要鼓掌等硬性要求,但14日晚的演出刚开场30秒后排观众席就有人打闪光灯拍照。于是,他愤而下令把幕拉上,暂停演出。

首演以林怀民早期作品《白蛇传》开场。作品以独特的视角通过舞蹈语汇向观众讲述了中国经典的神话故事。一把折扇、一把仅有骨架的破油伞、几根诡异怪诞的藤条、一席从天而降的竹帘,就是《白蛇传》的全部舞台。青蛇以蜷缩的抖动来表示愤怒、白蛇以舞入卷帘表示被封雷峰塔。林怀民用24分钟就将这个长篇大作全部讲完,以至于在场观众佩服得尖叫起来。

当场训斥观众3分钟

《云中君》《挽歌》《红楼梦》《行草三部曲》等作品也各具特色。《云中君》复活了屈原的《九歌》,“云中君”始终踩在两位舞者身上“翱翔天际”,其强悍肢体与两位舞者笔挺的西装形成了鲜明对比;《挽歌》一开始,一位独舞者以长达五分钟的旋转表达对逝者和苍天的悼念;《红楼梦》之《春》,以身着彩绣花卉披风的十二金钗入场,春夏秋冬便在舞蹈之间更迭;《行草三部曲》则与太极、武术、书法等传统技艺与舞蹈相融。《红楼梦》
郭延冰 摄《行草》 郭延冰 摄

此时林怀民亲自站上舞台,训斥观众足足3分钟,他说:“云门的第一次演出就遇到这样的事,但那是1973年(注:1973年云门舞集在台北演出时,也曾因为演出时有人拍照落幕重来),现在是2007年呢!这让我想起龙应台的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来。”他建议北京观众“该生气的时候请生气。”他还指出,“对于舞者来说,只要努力了,就对得起观众,但有人拍照,对其他观众非常不公平”。同时,他也希望媒体能广泛报道此一风波。“我希望把这个故事传出来,从此北京的剧场演出中不再有人拍照。”

林怀民否认受邀奥运开幕式

中断演出引发争议

林怀民与云门舞集的此次来京,也吸引了大导演张艺谋的注意。前晚,特意赶来捧场的张艺谋还带来了奥运导演组的“左膀右臂”――张继刚和陈维亚两位导演。演出过程中,三位导演卖力鼓掌,连连称好。这是否意味着云门舞集也被邀参演奥运会开幕式?演出结束后,张艺谋并未回答记者提问低调离开,不过记者从林怀民处却得到了否定的答复。林怀民说,他也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不过目前并没接到邀请。

演出在中断5分钟后重新开始。据了解,在林怀民生过气后,15日的云门舞集在保利剧院的最后一场演出,整个剧院全场安静无声,没人敢再拍照。首都文化界甚至有人说,“这是内地演出史上首次因为观众不礼貌,发生的演出中断事件,谢谢林怀民的‘震撼教育’。”

首演结束后,三分之一左右的观众留在了现场,与林怀民交流心得。其中,不仅有业内人士、普通职员,也有正上高中的学生。观众踊跃提问,林怀民也显得很兴奋,一问一答十分精彩。记者现场看到,虽然云门14年没有进京,但众多观众都是云门的铁杆粉丝,问题都十分专业,林怀民的妙语连珠更赢得了现场阵阵掌声。于是有观众希望了解云门下一步的作品。“我讲完了就蒸发了,所以我不讲。”林怀民幽默地说。

不过,也有观众表示难以接受林怀民的这种近似粗暴的方式,曾多次看过现代舞表演的荣先生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有观众拍照说明他喜欢这个节目想留作纪念,艺术家可以采取另外一种相对礼貌的方式加以引导,关上大幕中断演出,其他观众会怎么想,大多数人的观看心情被严重干扰,这会对大家看高雅艺术产生心理障碍。林怀民:我为什么会生气在发现观众拍照的那一刻,林怀民为何做出暂停演出的决定?昨日本报记者连线了林怀民先生。回想当晚发生的那一幕,他说自己理直气壮,“观众用闪光灯拍照,会直接影响到舞台灯光的设计,甚至让舞者受到惊吓,如果有人打手机,也会影响到音响效果,所以我才会马上冲到后台,叫所有演员暂时都不要上场,我们要重新演出。”

据悉,今晚云门舞集将演出上世纪90年代的代表作品《水月》,精彩的“演后谈”也将在今晚继续进行。

对于停演的方式会不会太极端,对其他本分观众是否显得太不公平等问题,林怀民仍然坚持认为“该生气的时候就要生气”在他看来,观众就是要有所教训,才能提升艺术水准。本组文
本报记者聂晶

– 观众提问

舞蹈家金星:方式值得商榷

林怀民:只是为跳舞找个借口

本报记者昨天致电国内著名变性现代舞舞蹈家金星时,她刚从国外演出归来。谈及北京保利剧院发生的这幕,金星饶有兴致地和记者聊起来,她表示理解同行林怀民先生的举动,但停演训斥观众的表达方式值得商榷,“毕竟国民素质的提高有个过程,林先生不应该以国外演出标准衡量国内观众,而且对于这类情况的发生应该早有准备的。”“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
1947年,出生于中国台湾嘉义新港。曾留学美国,念密苏里大学新闻系硕士班,并正式在玛莎-葛兰姆以及摩斯-康宁汉舞蹈学校研习现代舞。26岁,回台北创办台湾第一个现代舞剧团“云门舞集”。2005年,他成为美国时代(TIME)杂志的亚洲英雄榜的上榜人物。

观众:您早期的《白蛇传》、《红楼梦》都在讲故事,后来的《行草》却变得写意、安静了许多,这是否是你人生态度的反映?

重庆艺校校长:支持他的举动重庆艺术学校校长蒋永康昨日表示非常支持林怀民的行动。他以前在重庆歌舞团当团长时常带队外出演出,时常会遇到观众打手机、用闪光灯拍照的不礼貌行为,感到真的很烦人。

林怀民:我编的舞都代表我生命中那个时刻的状态。从前我总希望能说些什么,可是后来我清楚,用身体来讲话就行了。所谓《行草》、《狂草》说穿了就是一个跳舞的借口。我是一个骚动的人,年纪大了体力差只好安静了。《行草》《水月》受欢迎,我想是因为如今是个嘈杂的时代,许多观众都希望在云门的演出里得到一个小时的安静。

中国舞蹈网在这里也提醒各位观众,尊重舞者,文明观演。

观众:我是个高中生,高考作文我就写的你。我知道你从作家到编舞家这个过程非常不同寻常,那么在你60年的人生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林怀民:年轻时我觉得人生苦短,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人生好长。我发现如果每个阶段希望活得丰满,都要时时刻刻活在那个当下。舞者也是,就活在那一拍里就行,而不是想要做出什么姿势。这说来容易,其实很难。所以别想太多,永远保持在那个当下就行。该睡觉就睡觉,该游泳就游泳,该看电影就别工作,快去看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