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认为这段时日双年展能够收风华正茂收,因为自身认为核心展正是叁个学问平台

798艺术节 艺术是正在发生的一个过程,艺术不是什么
99艺术网:最近好多的展览都是您在策展,现在最受关注的就是798艺术节了。王林:我是这样想的,798是当代艺术的一个卖场,是一个人气很旺盛的地方。不管是国内、国外,专业圈里面,还是老百姓,还是旅游者,他们可能对798都有一定的关注度。尽管他们现在营造起来了产业的气氛和商业的气氛,但还是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画廊,也有一些非营利的艺术机构。所以,这里仍然有很多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我觉得有两个意义:一个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做一些学术性比较强的,有意义的一些学术展览。另外一个,对798这个艺术区来说也有一个作用。他们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当代艺术当中的实验性、先锋性创作的一种支持,或者是一种兴趣。所以,我就同意来做这个策展。主题展只有一个,就是我策划的那个展览,题目叫做艺术不是什么其他的展览,就比较多了,有798办公室做的,也有798画廊机构来做的。当然这个主题展是在我艺术节里面比较看重的,因为我觉得主题展就是一个学术平台。而且他们(主办方)也觉得主题展就要做成当代艺术实验性、探索性、创造性、先锋性、前卫性的展览。这样我们就有一个主要的时段和这么一个平台,做成一个纯粹的,具有批评能力的思路和学术思考的一个活动。所以何乐而不为呢?99艺术网:从主题展的名字上看艺术不是什么,是不是有点调侃的意味在里面?王林:没有调侃。我做东西都很严肃的,我是不太走开玩笑的路线。我们经常思考的是艺术是什么,如果我问艺术是什么的时候,大家一点也不奇怪。但是当我们说艺术是什么的时候,其实都给艺术很固定的、很确定的一个范围和界定,但艺术恰恰是不能被固定和界定的。所以,我说的艺术不是什么,就是说艺术不是我们已经理解的那个什么,艺术是开放的,是发生的一个过程。我们应该去呈现那些艺术正在发生的东西,这样艺术就不是什么。还有,当人们都说艺术是什么的时候,我来反过来想艺术不是什么。这里面其实暗含了一个艺术思想,就是艺术常常是否定性的思维,它总是否定了一些习惯性的,被确定的,被例行的那些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在在中国,艺术太是什么了,太是资本了,太是权利了,太是利益了,太是江湖了,太是这些东西了。所以,我觉得艺术应该从这些太什么当中走出来,去思考艺术,它还可以做什么事情。你希望当代艺术更多的人有沟通?你在这个环境里面,按照自己的思路做出一个特殊的展览,也让大家来互相交谈。我们也要相信来参观的人,圈里之外的人不一定就不懂当代艺术啊,说不定他很懂当代艺术,会吸引更多的人对当代艺术最新的作品产生兴趣,起码他来看一看,了解一下,我觉得只有好处,没有害处,也没有什么障碍。艺术周应该是轻松方式99艺术网:前不久在上海的800号艺术周您也是大展手脚了一把,800号艺术周您筹备了多久?王林:800号艺术周,这个事的时间不长,因为它的规模不是很大,等于就是去推动一下。因为他们建这么一个艺术社区,也引进了一些比较重要的画廊,比如香格纳画廊、奥赛画廊。这些画廊也希望他们能够做成一些比较有号召力的系列活动和展览。所以,我主要还是想推动他们做一些学术活动,比较有追求的,有价值观的一些学术活动,这样会推动中国艺术,不要全部变成纯粹的买卖场。其实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现在城市缺少的不是商业运作,我们恰恰缺少的是学术空间。让更多的人了解,或者是熟悉当代艺术真正发展前沿的一些艺术家、艺术作品和艺术现象,这是我最近做这些展览,想做的这些事情。美高梅163888客户端,99艺术网:这个艺术周七天时间,好像挺长的,为什么?王林:这个倒无所谓,时间长一点,大家去看一看。但是艺术周的名义,我希望他们以后能够长期做下去,就是根据自己的情况,时时的做一些这方面的活动。也让上海的艺术气氛更合约一些,而且形成自己的一个比较独特的方式。别人都做艺术节,我做艺术周,艺术周可能活动的方式不一样,可能对中国的活动,而且那个社区,有十几所大学,我们还想把艺术周的活动和大学结合起来,就是怎么和大学生的艺术生活结合起来。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在社会上也有一种教育作用,也有一种社会教育的作用在里面。它们艺术区又身处这么一个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大学区里面,完全可以利用这种资源,朝着这方面发展。我觉得是他们可以做的有特点的一些事情。本身认为这段时日双年展能够收风华正茂收,因为自身认为核心展正是叁个学问平台。99艺术网:800号艺术周在主题展览上是怎么安排的?王林:现在来说,是尝试性。我主要在里面策划一个主题展览,叫中间世界,然后是海峡两岸当代艺术家的一个交流展,也组织他们那个社区的画廊做了一些展览的活动。这个展览,就包括户外、户内同时展示。当然也准备做一个比较轻松的关于艺术周的茶话会。因为我想艺术周应该是比较轻松,让那个城市的居民,大家抱着对当代艺术比较轻松的态度来看待,没必要做得那么沉重。上海艺博会最正规
99艺术网:上海艺博会上的展览又是个怎样的理念呢?王林:那个展览是我的一个想法,而且我觉得上海艺博会是中国做艺术博览会做的最正规的。他们有两个条件,是我去做这个展览的原因。第一个条件,是艺博会越来越正规,越来越国际化。它和中国其他的艺博会不一样,其他的艺博会全都是卖摊位,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可以去。他们做的比较有品牌,非常有选择,他们的画廊都是比较有分量的画廊,我觉得这是艺博会的基础。第二个条件,是他们背后有很强大的宣传媒体,因为他们是上海宣传部的背景,有几个传媒集团都可以给他们做宣传,他们可以借助这些传媒资源,影响力比较大。有这两个条件是挺好的。我去跟他们策划青年艺术推介展是这样一个想法,我觉得批评有两个功能:第一个是对艺术现象进行价值判断。我作为批评家,我认为哪些作品是好的,我通过评论把它筛选出来,推荐给历史,推荐给美术史。当然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是很多批评家,大家说,最后有一些艺术家就被公认了,这就是一个功能。第二个功能,他对正在发生艺术现象的一种推动,一种创造力的推动,特别是对青年艺术家的推动,我觉得是比较的一种职责。那么青年艺术家的创作,上海艺术博览会,他们愿意来做这件事情,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青年艺术家推介展,我们可以把那些也许没有被画廊,没有被艺术机构,没有被批评注意到的一些艺术家,把他们直接推荐出来,参加这个展览。因为他们参与这个展览是不需要去买摊位的,是不需要付费的。而且还通过评选。推介我们是邀请全国的批评家来推荐,就这一点来说,他们推荐的人,就是从他们自己的学术考量出发去推荐,他们不用去考虑这个画能不能卖什么的,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只考虑他们周围的艺术家,哪些是比较有创造力的,有才华的,他们就把他们推荐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做出一个展览,在展览会上进行评选,评选都是鼓推性质的。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们能够给青年艺术家一个出场、亮相的机会。有了这个机会和没有这个机会还是不一样的。当然青年艺术家也有很多其他的机会,但是我觉得上海这样一个国际平台上面,让青年艺术家每一年都有几十位青年艺术家出彩,这样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是有一定价值的。如果这个事情持续的做下去,我相信它会对中国当代艺术,特别是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是有好处的。当然就批评本身来说,推进的青年艺术家,推举年轻人,可能是做一个比较低端的事情,可能是做一个推动的工作,一个基础的工作。不说低端,但是一种比较基础的工作。可能有一些人不屑于去做,我就愿意做基础工作。我觉得我就是做基础工作的。99艺术网:您有几个展览里面重点推年轻的影像艺术家,您现在是不是比较关注这一块的发展?王林:老实说,我对年轻艺术家的关注没有类型上的区分。我看他们,一个是有当代艺术的意思。另外一个,的确是有艺术创作的才会。我觉得是这两点。也就是说我们推举的是一种有可能性的青年艺术家,他们了那种可能性,让你激动,让你感觉要为他们做点事情。我并不特别要推举做影像,或者是做什么的。我觉得中国有时候太风潮化了,前一段时间,什么行为艺术很响亮,哗哗全做行为艺术,北京全做行为艺术。然后这一段又不做了,现在影像又起来了,又全都去做影像。我觉得这种风潮的东西,这种中国热像是一种病。我觉得这不是批评,批评还是应该关注更有价值的东西。上海像拳头,北京是千手观音99艺术网:是不是在中国的上海和北京两个艺术文化中心之争上面,上海占了上风?王林: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北京和上海肯定都起来了,有时候这种竞争力也有好处。比如当年我去策划上海双年展的时候,我就利用了他们的竞争心理使上海双年展做成了。我就说:如果你们不做的话,北京就会首先做双年展。如果你们不接手的话,我去北京动员别人做去了,所以他们就赶紧做出来了。这种竞争力其实没有坏处,而且从96年动员他们做上海双年展,到现在上海的艺术发展确实是很快的。坦率地说,它还是有这个基础的,而且它有国际化的水准。这跟北京的情况还不太一样,北京就利用它作为首都的有利条件了,聚集了全国的艺术家。两个城市是有区别的,北京的策略,应该是采用各种措施,把全国的人才集中齐聚到这儿来,北京就有了力量,艺术上就有了力量。上海本身作为一个比较有性格的城市,它自身的因素发展和它的吸引力,和它的文化性,再加上上海这个国际都市的吸引力,很多认同这个城市的艺术家的聚集,就会形成一个不可左右的东西。我们打一个比喻的话,上海像一个拳头,它有力量;北京有点像千手观音,可以抓到很多东西。

99艺术网:您这次和上海双年展的合作,是您按照要求进行的风格转变还是您主推您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

编辑:admin

卢昊:我更欣赏独立策展人。因为独立策展人,他自己决定这件事情的发展方向,有的时候“民主”是一种灾难。因为艺术不像其他的学科,比如像科学,很多东西是唯一的一个标准。艺术是没有标准的,因为它没有标准就导致了不同的话语权。这种不同的话语权,有时候使艺术本身丧失了一个共同竞争的标准。这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有的时候独立策展人反而会把一件事情变得简单一点。

卢昊:他们觉得我这两年作品的风格变化很大。我画的都是小商品,小商品的集散地又是流动性人群最多的地方,所以可能跟它的这个主题比较贴近,所以他选择了这样一组作品参加这个展览。我是这样认为的。

卢昊:这个问题很大。我觉得这个推动的问题,有一点像预测。

中国当代艺术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也是前几年根本预测不到的,它会以另外一个模式出现。

因为现在社会发展的速度很快,我觉得这个潮流并不一定是由两年或者是三年来决定的,有的时候可能是四五年持续一种风格在走。我觉得这段时间双年展可以收一收,采用一个相对保守的方式来做。比如做的人少一点,做十几、二十几个艺术家。挑选一些对亚洲或者是对中国文化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就可以了。

99艺术网:每一届双年展不管主题是展现什么方面的,都会对艺术有一定的推动。您认为这次上海双年展,将会对艺术有一个什么样的推动?

美高梅163888客户端 1

99艺术网:您觉得一个比较完整的上海双年展,它的艺术家应该分一个什么样的层?

99艺术网:这本身也有一种尴尬,在选择参加的展览时候,艺术家只能去估量它的好坏。您是怎么把握的这个问题的?

卢昊:我举一个例子,球王贝利凭他的经验预测足球比赛结果,但通常他的经验在所有的足球范围里面是失效的,没有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问我,就像问球王贝利下一场足球应该几比几,这个问题挺难回答。

99艺术网:有的展览可能是一个独立策展人,一个人说了算;有的展览,是多个策展人集结起来。您觉得这两种模式哪种比较好?

卢昊:上海双年展很有意思。这次上海双年展让艺术家做一个工作,就是艺术家可以写一部分文字,转述自己的创作思想,也可以回答他的十个问题来。其中有一条很有意思,他问我:“你最鄙视的是什么?”我说:“我最鄙视的是我自己。因为有的时候我不得不与我从来不知道的伟大艺术家在一起参加展览。”这是我的回答。

等再过去三十年,因为结合前几年的时间会有新的艺术家出来,再做一些其他规模的展览,这样会好一点。

99艺术网:对,其实就想让您预测一下。

99艺术网:我们通常说艺博会是一个商业活动,双年展是一个学术性质的活动。您觉得这两个展览,哪一个对现代的这些艺术家有更好的作用?

卢昊:这个很难说。因为博览会的模式通常都是画廊参与的,这就要看博览会选择画廊的程度。如果他选择一些相对比较好的画廊的话,我说的“比较好的画廊”是倾向于学术性和市场性并存的画廊,如果有这样保证的情况下,通常这个博览会的质量会是很高的。一个高质量的博览并不亚于好的双年展。但是双年展有时候也有这样的问题,就是要看怎么选择艺术家。我现在的问题是我只知道我自己的作品做成什么样了,其他的艺术家,大部分我都没有看到过他们的作品。

卢昊:我觉得现在的双年展很多,前一段我们参加威尼斯、圣保罗,卡塞尔文献展。展览过多的话,有时候会丧失本身的权威性和学术性。

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